曉來誰染霜林醉 散文隨筆

曉來誰染霜林醉

倚在隧道入口的第一級臺階下,也無法躲避疲憊的街燈。當頭頂的喧囂漸漸衰落時,才知道夢斷的飛虹,早已步下雨花臺的天空,尋覓著那縷夭折于吶喊的虔誠...... 一味地放縱黑暗里的柔美,一味地浸淫杜鵑啼血的版圖,卻無法催眠怯紅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