葑田泥鴻 經典雜文

葑田泥鴻

讀罷王勃的《滕王閣》,無法釋懷的并非海天一色里的驚鴻。在那感嘆回眸之余,若隱若現于南海的一葉孤帆,也將溶化于高山流水的扉頁。 逝者如斯!終為憑欄頓挫三十六朵飛絮。 走進唐寅筆下的花間柳巷,潛入萬戶蕭瑟的后庭,聆聽《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