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達的青春,豁達的活著 美文故事

豁達的青春,豁達的活著

三年前,有個女生寫信對她喜歡的一個男生說,擁有青春的人應該是豁達的,所以,我豁達的讓你找女朋友,豁達的讓自己一個人蒙在被子里,邊聽歌邊流淚,豁達的讓自己夜不能眠,豁達的對自己說,恭喜你,你找到了你的解藥,豁達的騙自己

閱讀全文
錢是什么東東 美文故事

錢是什么東東

從我懂事開始,錢好象是一個很神秘的東東。那時候,要我很懂事很聽話,媽媽才會獎賞五分錢和二兩糧票,上街買一個包子,那個時候,農村里除了包子,就沒有其他的吃的好東西了。蹦蹦跳跳買了一個包子,吃了一半,剩下一半舍不得吃,拿回家

閱讀全文
桃紅深處 美文故事

桃紅深處

她靠在桃樹上,看著他那強健的泛著油光的結實的肌肉,心跳一陣一陣的加速。頭頂上的桃花象下雨一樣,淅瀝瀝的往下飄落。他看著她那比桃花還嬌艷的臉,突然蹲了下去,用手使勁的捏著地上一塊塊的土疙瘩。當他再次抬起頭來時,發現

閱讀全文
一起去看海 散文隨筆

一起去看海

晚上12.30回到家里,打開電視,正在播放紀錄片。畫面切換到記者走到很偏遠的一個鄉下的破舊不堪的房子前,稍等了片刻,就有一個13歲的小女孩,背著一捆比她還要高還要粗的柴回來了,曬得黑黑的臉上顯現出營養不良的蒼白。

閱讀全文
枕著花香入眠 抒情散文

枕著花香入眠

小時候,屋前屋后都是山,都是果園菜園,我每天都要上山去砍柴放羊割豬草。那時,我最喜歡的季節就是春天了。春天花開,走在山路上,兩邊都是盛開的各種各樣的花,香氣陣陣,蝴蝶在旁邊翩翩啟舞,蜜蜂們唱著歌。你很快就忘掉了自己在

閱讀全文
老鼠 經典雜文

老鼠

老婆是屬鼠的,所以我碰到老鼠都是不打不罵的,也從不對它的違紀現象進行紅牌警告或者罰款、停賽之類的處分,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過去了。對它姑息的結果就是老鼠先是在我的辦公桌上走來走去,不斷的募然回首,做傾國傾

閱讀全文
裁影畫波 抒情散文

裁影畫波

就這樣戰戰兢兢地靠近你,習慣了深醉后的獨自夜行。一滴陳酒,便可以喚醒沉睡已久的風波,還有那雨聲里夾雜的鷓鴣聲聲......曾經的蒼白,已嵌入案幾上的裂縫。四十年前,一場正紅的血雨,扎染下一個笑傲于夢中言外的狼族。嚎聲一

閱讀全文
風雨路人 優美散文

風雨路人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慢慢地變老......”《浪漫的事》這首歌的旋律是那樣的悠揚而舒暢,如同躺在晚秋的楓葉之上,蕩漾在夕照搖曳的湖面,靜靜地感受著微風中無法卸載的一種牽絆。陪伴緣于牽掛,這是一個紅塵之

閱讀全文
把悲傷留給自己 抒情散文

把悲傷留給自己

每當臨水靜觀,一枚枚落花殘葉隨漣漪而跌宕起伏,是那樣的無助,知否?沉浮之間,夾雜了幾分的無奈與釋然! 曾經的輕舟漁歌,只為你憂郁的眼神一如晚秋的月色,輕輕地淘濾于微蕩的清波。 我不是荷蓋下的芷茸,無緣游離在你搖籃般的清蔭

閱讀全文
相伴夜行 散文隨筆

相伴夜行

無論是身處紅塵之中的酒吧與茶座,還是穿行網絡世界的音畫與自白。似乎都在關注著自身之外的所有映像:對已有的結局,總是以時下通行的觀點指點一二,或以自己曾經的傷痛再度感慨一番;而對正在進行中的事件,則是嘔心瀝血般的籌

閱讀全文
輕歌踏夢 抒情散文

輕歌踏夢

走出倪瓚的草草逸筆,略感一半的癡醉掖裹著一半的輕狂.裊裊的野狐禪音,依舊纏綿著佛龕里的青煙.冉冉飄升的不僅僅有陶淵明含紗的南山,還有東籬墻外吟菊為茶的徐渭藍衫.走出松蔭籠罩下的山門,置古琴于山溪之畔,無需以沾

閱讀全文
欲笑還顰 經典雜文

欲笑還顰

追古撫今,有些東西讀了很久,卻無法輕易的抽身而退.蟄伏在人性最脆弱的角落,透過蟬翼般的隔膜,僅看風雨裸奔在淚水墜落的時刻.沒有歡呼,也沒有以往那種含煙的交錯.只留下很久不能移動的視線,輻射出青海湖上顫栗的暮色.

閱讀全文
輕叩煙雨樓 經典雜文

輕叩煙雨樓

涼生空遠,極目無遮.萬物已卸去了層層的外衣,還原了素裹之本色.雖顯凋零之味,卻不乏玲瓏之韻.一切皆歸于平淡...... 隨著懸浮的霜霽,那一縷縷紫水晶般的云絲,將聚散兩極的愁緒,慢慢地消融開來...... 初冬的水車,依舊重

閱讀全文
說開了去 抒情散文

說開了去

阡陌曼舞秋風裁閑云攏簾筑心苔誰知明月早隱去誤伴青燈踏歌來 墨池春秋,心海疊影,僅留得一幅枯枝寒鴉。探幽擷趣,雖識得梨白桃紅與湖光山色,但就其滄海之幻影,卻無能寄情于娓娓之工筆。唯可憑一雙拙眼,一只殘秋狼毫,將

閱讀全文
映在雪夜上的畫 散文隨筆

映在雪夜上的畫

彼岸的煙火,透過湖面的薄霧,依舊燃燒著窗前的倒影。此岸的風沙,已掩埋了眺望的筑壇。河的版圖劃入亂石的灘涂,將北方唯一的動感,定格為記憶的封面。 就這樣默默地離開了?無緣顛覆桑樹下那方傲慢的石塘。因為你的柳林仍在蕩

閱讀全文
讓我最后一次為你獨舞 抒情散文

讓我最后一次為你獨舞

你究竟還能走多遠?行走在無始無終的直線之上,猶如無奈的探戈,一對無法走進交集的眼神。滑翔于晶瑩的刀光劍影之中,以完美豪賭著宿命。一次次玩弄著僵硬的從容,一次次蹂躪著浮躁的預約。曾經悱惻過江楓的漁歌,也被你肢解為騰

閱讀全文
曉來誰染霜林醉 散文隨筆

曉來誰染霜林醉

倚在隧道入口的第一級臺階下,也無法躲避疲憊的街燈。當頭頂的喧囂漸漸衰落時,才知道夢斷的飛虹,早已步下雨花臺的天空,尋覓著那縷夭折于吶喊的虔誠...... 一味地放縱黑暗里的柔美,一味地浸淫杜鵑啼血的版圖,卻無法催眠怯紅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