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的瘋狂計劃(十一)

作者:文心雕鳳

        小主人歡快地向我跑來。


            “珍妮,可憐的珍妮!”小主人輕輕撫摸我的身體和腦袋。眼里噙滿水。


            “對不起,珍妮,對不起!是我害了你,真對不起!!”


             我呆呆地望著小主人,哽咽難語,淚如泉涌。


             “珍妮,對不起,我沒辦法帶你回家呀,我送你去寵物收容所吧,爸爸說那里很棒,我這就送你去!”


             小主人抱起我越過青春大道,走向大世界市場旁一扇寬大的鐵門。我默默注視著小主人,多想親親他嫩都都的小臉,用舌尖舐嘗他酒窩窩里咸咸的汗漬。但我沒有,我不能,我怎能弄臟他,讓他擔受一絲風險。


             鐵門下部編織著細密的鐵絲網,四周是二米多高的圍墻,里面是寬敞的院子和一幢二層的大房子。未見其人,但聞其聲。里面象是貓狗歌劇院,女高音、男中音、幾重唱、混合唱此起彼伏不絕于耳。特殊的氛圍突然間平添了我對這個大家庭的向往和迷戀。


              小主人使勁搖動著鐵門,邊搖邊喊。好一會兒,一個形如滾瓜的巨型阿姨緩緩走來,她不言不語把我和小主人反復乜視五、六遍,皺起眉訓道:


              “干啥呀?亂嚷嚷!”


               “這小狗,阿姨,放你這兒吧。”小主人小聲說。


               “你家的?”


               “不,——呵,是的,不過半年多前被——走丟了,剛才找到的。”


               “那你還是抱回家吧!”


               “不,不行的,你這里不是……?”


               “不收!”


               “為什么……?”


               “不收就是不收,那有什么為什么,走走走!”


               “阿姨,求求你了,她好可憐……”


               “不行不行,說你也不懂,我們接到通知,現在不收流浪狗了。最近流行狂犬病,看你這狗又臭又臟,口角流涎,八成得了狂犬病,你還敢抱它呢!”


                小主人瞠目結舌,瞪著懷中的我,突然雙手一松,我咕嗵一聲掉下來。小主人撒腿就跑。巨型阿姨彎著腰滿地找,我條件反射,轉身落荒而逃,呼呼飛來的石塊在我身邊濺起塵土飛揚。


                “算你逃得快!”(待續)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