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約中的詠嘆

作者:江籬濕葉



一、無悔的妥協


在風的氣息里,雨的足跡開始了毫不猶豫地傾斜。


隱約到昨日那一場的陣痛,所留下的點滴,已悄悄地如水銀般地聚集于鏡面的背后,重新完整、真實地還原自己的初衷......


等到水開始綻放的時候,才知道!無詞的傷感,已溶解于極致的旋律里;永嘆的主題,只能是無需畫押的誓言,在歷史不屑一顧的斷層里,默默地求索著最終的無知。


 


并非為了逃避城市的假面舞會,而漫步在一個隨遇而安的地方。


在一個無拘無束的國度里,尺度的衡量,已不再是長短、寬窄所能完成的了,只需一個通透的渠道,只要有自然的風聲雨跡,門與窗,只能算是一幅寄思的裝點罷了!


 


逆人流而去靜水寂林之地,或倚靠在樹干,或席地濕漉漉的草叢,靜靜地呼吸著落日中永恒的天籟,碎云之下,每一個不再搖曳的枝草,背負著透明,顫栗出莫愁的搖籃,讓最后的一抹夕暉,灑遍每一個仰望過它的物種,讓濕潤孜孜地虹吸,彌漫出無形的霽色......


 


二、瞬間的輪回


沒有預約的沉默,思維與視線暫時地脫離開來,以包抄的形式,共同尋找著一個陳舊,卻總會冷顫的感動,就這樣,往復在很多人尤感乏味的行程里,手握著余溫漸失的茶杯,望著窗外一枚枚飄飛的落葉,聽著一個個來來去去的腳步聲,相守著讓距離喪失意義的莫言......


很多的事情,并未渴望你的理解,但請你切勿誤解于他,只因笛音的悠揚與低沉,是由手指來掌控的。


走出沙漏,還時間于自由,忘卻所有遲來的喜悅與憂傷。


走上鄉村的小路,與有色的泥土無間地粘合,無處不在與杳無蹤跡并存。


走進海灘,返璞歸真于一地的灑脫,偉岸與渺小已毫無意義。


走上墻畫,走進規劃美好夢境的版圖,撫摸與遙想起源于一個遠景。


在風雨中,一次次地坍塌、變形、流失,一次次地無悔地步入必須的輪回......


 


 


三、中庸的淘洗


夢囈中的蔚藍在哪里?只能用心去感受嗎?!


 


流水,會蕩滌沉積于心中的宿怨,或通過浸泡在水流中雙手,讓所有曾經痙攣過的悸動,在水草與爬滿藻類的石頭間,尋找一種沒有不適的淘洗方式,靜靜地汲取潛流里微量的氧氣,會在冰涼中,悟得沒有溫暖,同樣也可以愜意的哲理。


 


廣袤,會縮小往日的恩怨情仇積愫,或仰望,或俯瞰、或無休止地旋轉身體直至麻木不仁,無論你以何種方式去測試它的參照物的價值,都無法否定它沉默中所昭示的預言,或許,生存,對你來說是一種悲傷,是一種自己無法解脫的痛苦,然而,毀滅,對周圍的一切依然存在的一切,并非是一種寬慰,更非是那種釋然的大氣,而是一瞥故鄉里過期的風景,要知道,很多的故事,是有感而嘆啊!


 


每個人,都是潔身而來到這個并非清靜的塵世里,無力屏蔽那些星辰之外的塵埃,只能是撣之即落,任之即染,一句“無暇顧及”,也未嘗不可!


 


純潔,并非單色的圖樣,它是在多維的空間里,以平鋪直敘的手法,求證著沒有輔助線的相鄰兩個平面所輻射的區域。


也許,代數重在理性的推導,而幾何卻付諸于感性的跨躍,似長噓短嘆般的歌劇一樣,以超凡的高昂,演繹著最為悲壯的一幕。


 


四、生命的起因


沙雕的航船,人們永遠賦予它的是搏擊風雨,永遠地挺立于天藍與海藍擁抱著的浪花之巔,渴望著一種永不言敗的信念。


殊不知!它的生命起板仍屬于潮汐交替的海洋,潮來時,深藍的筆墨,會毫不留情地抹去每一款足跡,潮退時,會義無反顧地擱淺下一道道波痕,似梯田式的臺階,覆蓋了不屬于他的一切,只是沒有起步的基層,更不會有飛揚的刺痛!


莫回首!前后都是海天一色,或深邃,或飄渺,痛與快的間隙,在天涯的旅程里,工段出無數的咫尺,串聯出永不間隙的感嘆......


生命,在是歷史長河里,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沙礫,因共同的起因與不同的歷程,而豐富了多彩的元素,碰撞出的星光,安然下的黑夜,在一個誓言中,迸發出磁性的詠嘆!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