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非所問

作者:江籬濕葉

如果在大自然當中,采集一枚經典的標簽冠于男人與女人,除山與水之外,別無他選。不僅僅是由于青山的挺拔與綠水的柔美,其關鍵在于內心世界所傳輸的方式有著天壤之別!


男人的豪爽與女人的潑辣,一個“爽”字,便有著褒貶不一的涵義,取之所需者,稱之為可交之友;無所求者,則戒之為精明不足!一個“辣”字,就入木三分地道出了“無所畏懼”的震懾之力。


男人以“面”的感召,僅收得“點”的效果;女人與“點”的沖擊,卻贏得“面”的效應。


也許女人的情感宣泄方式,就如同一張多彩的絲網,用豁達的笑容款待立體的沖擊,觸摸經緯驛動出詩一般的韻律。收網之時,沒有月色濤聲簇擁下的海市蜃樓,也不見落花與浮萍。只有一尾尾憂郁的魚與深海的冰冷。


曾面對過把酒于煙霧之中的才女政要,那份難得一見的干練,使在座的男士自愧不如。頷首不語者,不解此曲之牌名!渲染言笑者,又何知酒里乾坤的潮音,煙外風云的幻影?鄙人不善曲迎,雖非自斟,卻在酒令之外,獨享自飲旨趣。一口“玉溪”,久久地籠罩在“汾酒”的杯口,透過他觀望喧囂的景象,仿佛一群癡狂的面具,沿著青澀的痕,苦苦尋覓走失的主人......


清者自清,眼淚可以腌制一切,卻已烙上無路回流的近憂。濁者自濁,笑容可以掩蓋暫時,也足以打消“態度決定一切”的遠慮......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