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圓禪里的齊白石

作者:天翁

自【笑圓禪經】問世以來,我的人生由此真正得到了智慧的源泉,我也在很久以后的今天把“笑圓禪”創造了出來,希望他作為禪文化里的一個門類讓更多的人得到無盡的智慧。

我把智慧之水的擁有分成了兩類,一類是井水,也可以說是取之不盡,一類是泉水,想趵突泉一樣的,此兩種有了這樣的區別。

齊白石是家喻戶曉的藝術大師,我把他和西方的達芬奇等同,他們兩位是我最佩服的兩位藝術大師,當然對于這樣的人的研究也是從不會停止的,可也永不會研究透,因為他們是人,但是擁有神一樣的胸懷和思想,是永遠的大師,永遠的迷。作為受人尊敬的“人民藝術家”,齊白石這三個字是在藝術史上不可磨滅的一頁。

今天我以笑圓禪的精神境界談談當初齊白石為何決定放下山水畫的真實想法。

‘笑圓禪里的齊白石‘我以這個為題,就是在這里我只談精神,很多人知道他的畫,也知道他的人,他的事跡,但是他的精神世界是很少有人知道的,包括他的子孫后代,因為或許只有天完全了解大師的內心世界。俞伯牙遇鐘子期是上天的安排,所以今天只說說大師為何后來一下放下山水畫,知道齊白石的人也都知道山水畫在他的藝術成就里也是很高的,所以這里會有人說出很多如果,我只能說歷史沒有如果,人生也不會有如果。

人的命冥冥中自有天注定,齊白石知道了只一點,他明白山水畫不屬于他,因為他的精神不適合山水畫,只有花鳥才能完全寄托他的情思與感懷,我這里之舉一個例子,在大師的作品里有一幅荷花題材的作品,款識內容為對年輕時荷塘的一件事的回憶,不能忘記在荷塘遇到的那個心怡的姑娘,此事注定了大師的精神世界與花鳥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系,也正是因此在他的山水里看不到山林清逸的氣象,倒是村風民意之風俗得到了完美的體現,當然也可以說是開創了山水畫有史以來的新境界,但是山水完全表達不了大師的心,以至于費盡心機而不盡如意,只有花鳥能讓大師的心靈得到完全的寄托,能達到隨心所欲,花鳥魚蟲是他的朋友,是他的知己,所以我說之前的如果是不會存在,如果當初齊白石沒有放下山水會怎樣怎樣,這不是科幻電影。

‘凡塵即仙境’,齊白石做到了【笑圓禪經】里的這句話,不是他是因‘人民藝術家’而畫大俗大雅,而是他的精神離不開鄉土,離不開人民,離不開生活,大師自知達不到山水的境界,才會有后來的‘人民藝術家’稱號。

‘笑笑看世間,時時圓涅槃’,笑圓禪開始了他的講法之路,開始踏上送智慧源泉之路,希望更多的人悟的人生真諦,得到大智大慧,此笑圓禪經人之愿,也是笑圓禪經人所做一切之本意,笑圓禪意經,心說無止境。

 

2009--01—06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