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意去想,但不得不面對

作者:jennilee

我還在想象著我的18歲,可我卻馬上30歲了!真的嗎?不愿意去想,但不得不面對。


  曾經的年少輕狂,早已蕩然無存。曾經的花樣年華,早已悄然而逝。面對三十而立,我已經不能昂著頭,信誓旦旦地說,我依然年輕了……是的,年輕就是資本,面對著90后的異軍突起,我是否還年輕?


  曾經,驕傲的我懷抱著崇高的理想,奔走在陌生的城市,只為尋找內心深處最真的夢想。曾經,生活得再艱難,都會想著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取得成功。曾經,單純的認為,就算很小很小的一個房間,都可以經營自己最美的愛情。當事業依然碌碌無為的時候,當愛情變得虛無縹緲的時候,我已經沒有勇氣再說,年輕不怕失敗了……


  終有一天,我發現我不再輕狂,不再瀟灑,不再坦蕩,不再微笑,有的是對于生活的壓力,有的是對于婚姻的恐懼,有的是對于未來的失望,有的是對于困難的卻步……


  面對工作:我已經沒有了更多的激情,只希望能夠一直安安穩穩……曾經一千個一萬個不愿意走關系找工作的我,面對著事業的平淡,工作的艱辛,我已經無所畏懼,重要的是可以一直將這份工作持續。


  面對感情:已經不把婚姻當成愛情的升華,而是把婚姻當作是親情。不再渴望一份浪漫而刺激的愛情,而是奢望一段幸福而美滿的婚姻。曾經固執的以為,相親那只不過是70后,或者說更早一代的婚姻方式,然而等到現在才發現,相親已經成為了主流方式。一場場地相親,一次次的絕望,已經對相親產生了麻木和排斥,但依然奔波在相親場上。難怪,一個朋友說:“我不是在相親,就是在相親的路上。”


  面對社交:當越來越多的朋友有了家庭之后,已經沒有多大的勇氣再和他們一起聊聊關于生活,因為在她們的口中,都是關于家庭的,而單身的我更注重個人情感的抒發。已經忍受不了酒吧、KTV那種嘈雜、瘋狂的環境,更喜歡坐在咖啡廳里或者茶館里,看看書,聽聽音樂,享受咖啡的苦澀,亦或者茶的清香。


  面對家庭:家庭超越了愛情和友情,一切都將家庭放在第一位。沒有了原本的沖動,了解了父母的苦心,懂得去體諒他們的無可奈何。原本單純的家庭之間的關系,在某一天突然變得清晰,了解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原來一直都不那么單純,最值得相信的,除了父母,還有自己。越來越討厭,走親訪友,因為總是會有很多人問題,關于婚姻的某個問題。


  面對娛樂:突然發現,手機使用的頻率越來越少了,短信也越來越少了,有的時候甚至不愿意發短信,寧可打個電話,匆匆掛掉。QQ也不像以前那樣拼命地閃個不停,退出了許多的群,有些群礙于面子,一直處于屏蔽,只是偶爾選擇幾個群聊幾句就隱身。


  面對購物:總會想著買東西的時候,是不是有什么贈品,而不會看著哪個好看就買哪個。不再會像以前那樣,為了得到某樣贈品,去買某樣自己不喜歡的東西。購物早已不是逛街了,而變成了有目的性的行為,買完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匆匆離開。一些漂亮,精致的小擺設,只是在柜臺上欣賞完之后,放回去,再也不會帶回家之后,塞進箱底。


  面對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會了深思熟慮,在我的心中,早已沒有了童話。浪費掉了太多的青春,那是一段如此自以為是、又如此狽不堪的青春歲月。有歡笑,也有水;有朝氣,也有頹廢;有甜蜜,也有荒唐;有自信,也有迷茫。


   敏感而又偏執,我頑固到底地故作堅強;輕易的傷害別人,卻也輕易的被別人所傷。


  追逐于頹廢的快樂,我也陶醉于寂寞的美麗;


  其實我已經不再年輕,我的前途或許也不再是無限的,其實它又何曾是無限的?


  80后的我,已經開始承認自己老了,沒有了90后的青春,沒有90后的激情,有的只是為了生活進行奔波著的疲憊的心。偶爾微笑著告訴自己:我的美好年華才剛剛開始。


  我不禁感嘆:原來,我早已老去,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服老。


  “今天,之所以區別于昨天,恰恰是因為昨天的感受依然在我心中。”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