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浪漫的背后

作者:女人花

我和風已經分手近半年了,這段時期以來,我對他的思念并沒有因為分手而減少,卻反而越來越強烈。常常一個人對著電話發呆,總是想,也許他就在那里和我一樣,再等著電話鈴聲的響起,也許他就站在門外,等我開門的那一瞬,也許他一直在想我,只是因為種種原因而未能來看我。我知道這樣的借口對自己來說是多么的蠢,可是,我不能自以,不能自拔。只要有人在我的面前提起他,我就會不由自主地流滿面。我們是高中時期的同學,算起來相識有20年了,要算相戀也有六年之久,對這份情我總是不想放下,也放不下,割舍不了。想起他來是鉆心的痛,可這樣的痛讓我對他更加思念。


我因為他而辭了職,呆在家里想好好休息一下。總認為也許這樣,會好一些,也許時間在親人的陪伴下會過得快一些,也許家人的團聚是一位好醫生,醫治好我的傷口,醫治好我的病。


剛剛休息的第一天下午,我收到了一個陌生的號碼發來的短信,讓我猜一猜他是誰。我心里非常想說他就是風,可我知道這是多么的不可能,想了許久,我回復到對不起,我記不起來我們相識。對方馬上回復到,你應該記得的,我們通過話,我是唐山辦事處的老翟啊。我實在是不記得我見過這個人,也實在是想不起和他相識或通過話,只得如實地回復到,你一定是發錯了信息了,我們沒有見過面,我也不認識你,想不到對方馬上回復到,沒有發錯,我們是沒有見過面,可我們通過話,你想一想,我是唐山辦事處的主任,姓翟。我終于記起了這個人。緊接著,他又發來了短信,寫到:“你真是貴人多忘事。”


我不由得笑了,回復到:“對不起,可是我們沒有見過面,不知道翟主任找我有何貴干,而且,現在我已經辭去了貴公司的職務,如果有工作上的要求,我是做不到了。”


隔了一會,我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任它響了兩次沒有去接,我不想讓一個我已經辭了職務的公司的事情來打饒我,我想清靜,想一個人呆著,想忘記,想讓時光流逝,把所有的傷口縫合。只是這個電話響了一遍又一遍,我無奈地拿起了它,把它接通。


“我是唐山辦事處的老翟。”對方倒是一個沒有任何表情的開場白。令我不得不開口說話,“對不起,翟主任,我的手頭有一些事情,接電話有些不方便,所以晚了一些,對不起。不知翟主任找我何事?”“沒事,就是問候問候你。”他剛一說完這句話,我的淚水竟然不自覺地流了出來,“沒事,就是問候問候你。”這是風常常掛在嘴邊的話,是他的口頭語。只要他想我的時候就會這樣說,從別人的嘴里聽到這話,竟然會令我淚流不止,是我沒有想到的,于是我握住了電話,良久沒有回答。對方見我沒有回應,接著說了下面的話,“我們只通過一次電話,但一次已讓我今生忘不了你的聲音,那么溫柔,女人氣十足,我想認識,并和你交往,所以很冒昧地給你發了短信。”


這話實在是讓我無法回答,我是一個女人味十足的女人嗎?真是沒有想到,女人味十足還沒人要呢。“對不起,我自從聽到你的聲音之后,就不能自拔,想要見一見你,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對方沒有得到我的回答,又說到。這次我不能再不出聲了,于是說,:“對不起,翟主任,我剛剛辭職,是想休息一下,放松自己,如果你有工作上的事可以問我的接手人,如果是個人原因想見我,要等一段時間,我現在不起和任何人交往。”不想聽他再次說這事,我不能因為這句話讓我想起風,就和他交往,我的心再寬廣也不可能再對另一個人開啟。我知道自己有多無禮,回絕的很決情,沒有給任何的余地,而這好像并沒有讓他知難而退,他又說:“聽說了你辭職的原因是工作壓力太大,我想這里面一定有我不了解的原因,這讓我對你更加好奇,覺得你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像謎一樣的女人,我應該說這么幾十年,還沒有哪個女人讓我如此,我想見你的原因很簡單,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我很吃驚,這樣的男人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我還不知道自己的聲音原來是很迷人的,這有多可笑,我愛了六年的男友對我不辭而別,卻有另一個人站在那里對我說我是世是最強讓他心動的女人。我僵在那里,無法回答,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電話的另一端又說:“別怕,我知道你還沒有思想準備,我不急于得到你的回答,你好好想一想,可以去找一個你認識的人了解我,我們今天的通話就到這里吧,好嗎?!”“好的”電話的另一端道過再見之后就無了聲息。


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原來這世上還真是有這種事,讓我適應不過來,我對他是一無所知,他好像是對我了如指掌,我覺得自己的腳不在地面上,是在空中飄,這種不真實的感覺我不喜歡。


以后的幾天我一直都處于短信的轟炸之中,只要我找開手機,沒多一會,短信就會撲天而來,全是他發給我的,到了第三天的時候,他竟然稱我為寶貝了,我于是回到“我現在在試衣服,等我一分鐘,我要找一個坐的地方,好好地和你談一談,你的來勢太猛,我不適應。”我從大廈的樓上下來,走進了麥當勞,找了一個靠墻的地方坐了下來,我剛剛拿出手機,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我一再重申不想交朋友,他也一再重申只是想看一看我,最后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就告訴他,我有一個八歲大的兒子,我想,以前只要我一說這話,大多數男人就會自動消失,這一招屢試不爽。這一次,它失靈了,他說我早就知道,而且我有能力,也堅信自己會和你一起擔起這個擔子。那一刻,我被深深地感動了,不為別的,只為這樣一個回答,這是我在六年的男友面前從未聽過的,想到自己一個人帶大孩子的心酸,我想哭,一個能有這樣的胸懷的人,應該是一個好人,起碼他是一個勇往直前的男人。


那一晚,我失眠了,我苦苦思量愛到底是什么,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是包容,是彼此心中的呼喚。我不愛他,但被他的誠心所折服,我決定看一看他,看一看這個讓我失眠的男人是一個什么樣子的人,我好奇,由只聽他說話一句話也不說到我和他談我的工作、生活,我現在的一切,他都只是在聽,我有一個很好的聽眾,我很高興,在不知不覺之中,我發現,一天沒有他的電話鈴聲,我覺得生活之中缺少了點什么。在他第N次提出要見我的時候,我同意了。


為了那一天的見面,我精心地挑選著要穿的衣服,從一早起來就不停地換,我不知道哪 一件是我想要穿的,他會說好看或不好看,最后我冷靜下,不停地問自己,對他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感,可是沒有答案,我不愛他,這一點,我很肯定,可我不愿放棄,這一點我也肯定,那到底是什么?只因為,他會和我一起,會和我一起照看我的孩子,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一種平凡的生活。我想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從一開始我就想過這種生活,每當看《牽手》的MTV時,我都會哭,我就想過那對老夫妻平淡如水的生活。


他開的車終于到了我生活的城市,當他發短信告訴我他在哪的時候,穿好了衣服,找開了家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對面樓前人家種的月季花,它開了,一團團,一簇簇,有紅、有白、有粉、有黃,我呆住了,風的話在我耳邊想起“我最喜歡月季花了,它美得像牡丹,可卻從不像牡丹一樣嬌貴,你就像月季一樣,是我一生都放不下的女人。”


我是那個讓他一生也放不下的女人,可他卻不辭而別,現在我也要走了,你放不下的女人要離開你了,我不會再在路邊等你了,不再是那個穿花布裙子的小姑娘了。你自己要保重。淚水不停地往下流。原來,我一直未將他放下,我的心里一直有他,我知道自己無法重新開始,重新開始也只是一種不完全的愛,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愛,我不能,這是對愛我的人的一種傷害。


“對不起,在我心里我無法放下我以前的愛人,這樣對你是一種無形的傷害。我不能見你。對不起。”我發了一個這樣的短信之后,就關掉了手機,回到了家里,走進兒子的房間,他正在看我和風的照片,我走過去,坐在他旁邊,輕輕地摟住他的肩,和他一起看了起來。淚水不自覺地流了出來,兒子回過頭來看我,“媽媽,我愛你。也愛他”他指著照片說。


是啊,我的孩子,我和你一樣也愛他,為了這愛,讓我會和你一起在這里等他回來。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