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愛,我不要和你重逢

作者:女人花

我們之間有整整五年沒有見面了,突然之間在電話里聽見他的聲音,我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直到現在坐在他的面前,我還是沒有醒來,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對于我來說,他和五年前一樣,還是那深深明晰的雙眸,單單是看上去有點老了,也許是由于沒有刮胡子的原故。


 “你還是老樣子,只是有點,有點成熟了。”他也看了我半天,才說。


他的話終于把我拉回到了現實,他真的回來了,而且就坐在我的面前,這不是夢,聽了他的話,我笑了。見我不說話,他和我說起了這幾年在外地的經歷,總之就是三個字“不容易”。


這五年以來,對他的思念,把我的心真得滿滿的,我總是想我們不期而遇的重逢后會說些什么。可真是見了面,我又覺得一切和想的完全不一樣,給人一種陌生的感覺。我們之間雖然彼此聽到呼吸卻好似遠隔萬水千山。


他審視了我一會之后,說:“你變了,變得不愛說話了。”


“是嗎?!可能是我老了吧!”我笑著回答。


他笑了笑,“這次回來,我是持意來找你的。”我帶著吃驚與欣喜抬頭看著他,等待他說出和我想像一樣的下文。


他頓了頓又說:“我開了一個造紙廠,現在廠子剛剛組建,一切都很亂,需要一個會計,一個能知我心意,我信得過的會計來幫我。只有你最合適。”


這就是他回來找我原因。我的失望讓我的心沉了下去,“你來找我,就是讓我做你的會計?”我不甘心地問。


“你現在的單位只給了一個空頭銜,財務經理,工資低得可憐。我給你月薪3000元,年底有分紅,怎么樣?”


“你,你真的只是需要我做你的會計?”我又一次問,心底的酸意卻在慢慢擴大。


他好像對我的詢問有點吃驚,大大的眼睛看著我,好像要把我看穿。終于換了一種比較溫婉的語氣說:“需要你來幫我,有你在,我比較放心。”


他的話,他那溫柔的語氣完全打動了我,也許我要聽的就是他要我這句話,也許我五年來的思念就是要聽到他這么說。


他怎著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已經同意了,于是說:“走吧,”一邊說一邊站起來穿衣服“我們去吃飯,我從早晨到現在還沒吃飯呢!我們真的是好幾年沒有在一起吃飯了,是吧?”


最初的陌生沒有了,我心里被這樣的柔情裝得滿滿的,溫柔地看著他,他走了過來,伸手摘去我頭上沾著的柳絮兒,拉了拉我的手說:“走吧。”我的心軟成了一灘水,無限愛意在心底里泛濫,無法收拾。


工作是繁忙的,由于剛剛建廠,沒有后勤人員,一切對外的閑雜事務全部交給了我,我不僅僅是一個會計,還是打字員、辦公室秘書、勞資員、管收發的,等等,真是身兼數職,真正的本職工作是要在工作之余加班加點來完成。這一切我都吃得消,只要是為了他,我干什么都可以。可令我想不到的是,兩個月以后,他又請了一位財務經理,還是我原來單位的小職員,是我原來的下屬職員,現在我們的位置發生了變化,對于這樣的安排我一時接受不了,就去找他,自從我在廠里工作以來,他一直很忙,我們還從未坐下來,說過一次話,每次談的都是工作,也總是三言兩語。


聽了我的話之后,他笑了,“你為什么那么看重職位呢?”他說,“你只要想你是在幫我,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不就行了嗎!”


我無話可說。他像哄小孩一樣把我哄出了他的辦公室。


工作是無休無止的,無論是誰有事都來喊我,我跑完工商跑稅務,忙完廠里忙廠外,而我的經理,放手讓我去干,從來對我的工作不過問,連我的報表也很少看。我總是試著讓她做一些事,她也從不拒絕,可她自己真實的想法也從不表現出過,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她是一個工作認真,很有工作能力的年輕人,只要她做的事,很少出錯。她待人接物無可挑剔,無論什么事都不溫不火,我們相敬如賓,但不親密。


一轉眼,小半年的時間過去了,馬上要到“十·一”了,廠里一切已走上了正軌,近日來,他的臉上有了少有的笑意。看見他高興,我也開心,想和他一起出去吃飯輕松一下,于是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他正在打電話,看見我進來,用手指了指桌子旁邊的沙發。等了很久,他終于讓自己的電話休息了,揚了揚眉毛,說:“有事嗎?”


 “‘十·一’快樂!”我說。


 “啊,”他笑了“快樂。”那充滿笑意的雙眸看著我,我融化在那雙溫暖的眼里。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我接了一個又一個電話,他就是那樣溫柔地看著我,不語。還好我的電話終于沉默了,我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還真是忙。”他打趣地說了一句。


“我想和你一起去吃飯,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我說。


“好啊,我的大忙人。”“對了,我們就吃面條吧,我記得那是你最愛吃的,對嗎?”他一邊去拿車鑰匙,一邊對我說。


我們在飯桌邊坐下來之后,氣氛變得輕松得很,彼此之間開著各自的玩笑。


 “真高興看見以前的你。”他忽然之間對我這么說,我不禁一愣,問:“我變化很大嗎?”


 “不,不是,只是你沒有以前愛笑了。你到我這來以后,還是第一次這么和我說笑。”


 “我們一直都很忙啊。”


 “是啊,很忙。你看曉維這個孩子怎么樣?”(曉維是我們的財務經理。)


 “她-----很好啊。”我笑著回答。


 “你真的覺得她好?!”他伸過頭來,認真地追問我。


看他那么認真的樣子,我如實地說:“她很聰明,而且很能干。”聽了我的話,他好像是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了地,將自己的身體靠在椅背上,臉上也泛起了一片紅云,緩緩地對我說:“我也覺得她很好。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子。”


我笑著看著他臉上的變化,不明白他到底想說什么。


“我們在一起有幾年了?”他問我,不等我回答,他又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比較了解我,你看,我不小了,我,啊,我想和她結婚。”


我一時好像是被驚雷擊中,腦子里一片空白,僵在那,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看著我的表情,隔了一會又說:“你不是也認為她很好嗎!”


我的心被很很地打了一下,痛得不得了,流滿面,無法抑制。


 “你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曉維她太年輕,沒有經驗,我是希望你能幫我把她帶出來。”他的雙眼依舊是那樣的明亮,看著我,我的嘴唇不停地抖動,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他一直是在利用我,而我竟一點也沒有察覺,這就是我的愛嗎,它在飄零,而我卻眼睜睜地看著,無能為力。是時間在一分一秒地走過,它是那樣地無情,五年來一直在記錄我對他的思念,記錄我的一點一滴,卻從未有過任何顯示,也許我們不去回憶,就是干干凈凈一無所有的一生。


 “沒有愛。沒有愛,我不要和你重逢。”我聲音抖抖地說。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