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是什么東東

從我懂事開始,錢好象是一個很神秘的東東。那時候,要我很懂事很聽話,媽媽才會獎賞五分錢和二兩糧票,上街買一個包子,那個時候,農村里除了包子,就沒有其他的吃的好東西了。蹦蹦跳跳買了一個包子,吃了一半,剩下一半舍不得吃,拿回家塞給媽媽。媽媽一邊吃一邊高興的流。那時,不知媽媽為什么流淚,反正看到好吃的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給媽媽留一半。

稍大后,就學會賺錢了,但賺錢的對象是老媽。那時是6歲,生產隊挖了紅薯的空地,我放學后用一把小鏟子去翻地,一天可以翻到20多斤紅薯。分兩次背回家。我媽媽每次就給我5分錢或者一毛錢的獎賞。我把錢攢了起來,去買小人書,7分錢一本。(現在已經沒有那種黑白的小人書了,根據小說改編的,有畫有故事情節。現在已經成了一個特定時期的文物了。據說黑市價已是500元一本了。)

再大一點,就是8到11歲左右。老爸給了我8頭羊,每天天還剛亮,老爸就把我吵起來了,把羊趕到山上有草的地方,用繩子一只一只把它們拴到樹上,讓它們吃樹周圍的草。放學后再把羊全部放開,讓它們吃飽。我則要割一背簍豬草,再就開始自己搞副業了。挖藥材或者剝樹皮,帶回家曬干后,賣給收購站。藥材是一毛二分錢一斤,樹皮曬干后是8分錢一斤。賣后所得的錢不再買小人說了。買小說,一本30萬字的《楊家將》或《說岳全傳》才四毛五分錢。所以我老媽老是同別人吹牛皮:我家伢子買的書,要用麻袋裝了。

進了初中,我們三兄弟都在讀書,我是最小的,就更沒有錢了。那時,吃的菜不是南瓜就是冬瓜或者就是黃豆糊糊,五分錢一份。肉一個星期一次,三毛錢一份。我印象中好象沒有買過肉吃,就是五分錢的菜都是買一份吃兩頓的。有好幾次都是別的女同學買了肉,乘我不注意,倒在我碗里,然后笑著跑開,我又不敢倒回去。就這樣才解了讒的。(說真的,那時,聞到肉的香氣,就滿臉通紅,都不敢朝別人看,怕別人以為自己想吃他碗里的肉。)

進了高中,人狡猾了一點。我會寫詩,有很多人請我給女孩子寫情書或情詩,我是收錢的。因為那時我也發過一些文章,都有稿酬。一首詩歌2元錢,一篇情書5元錢。那時,一份菜2毛錢,一份肉2元錢。我比較有錢用。那時,很多女孩子收到情書后都知道出自我的手。往往拿過來質問我。然后主動去排隊,幫我買飯買菜。所以我買了很多名著,包括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新思維》。書看的特別雜,也是我人生的最重要知識豐富的時期。我畢業的時候,有兩個女孩子找到我,哭了,說:她愿意為我做一切,讓我專心做我愛做的事,只要不離開她就行了。那個時候我心高氣傲,拒絕了她們。

回到了家里,開始跟著老爸做一個泥水瓦匠,到處混日子。那時,一個瓦匠5元一天,我由于從小就幫我老爸干這些活,手腳特別快,能拿到10元一天。也算是附近地區收費較貴的了。我到一個同學家里去幫他家蓋瓦,我是按通行標準收費的,但我的同學是按我的收費標準找他老爸要錢的,結果他賺了一筆巨款,共幾十元錢。一年之后我做膩了,就同老爸吵了一架,離家出走了。那時,還沒滿17歲。

跑到懷化,沒事做,在街上東游西蕩了幾個月,后來就借錢開了一家酒樓。那時,國家還沒對野生動物進行管制。我的酒樓就是專營野味的,叫野K酒樓。每天賣的都是些穿山甲,娃娃魚,豬貍,狗貍等國家保護動物,生意很紅火。那時一個本科大學生畢業才55元,我的廚師能拿350元,服務員能拿120元一個月。在那一帶,極有名氣。我那時對錢也沒什么概念,認為自己能賺錢,錢不算什么。把酒杯一端,就會叫: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所以后來兩伙黑社會的人在我那里發生火并,發生了兇殺案后,我就沒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了,一蹶不振。我最后灰溜溜回家時,除了幾大袋書,和幾筆債務,就什么也沒有了。

同一個不計任何后果的喜歡我的女孩子結了婚,要還債,要生活。我的生活已經跌入低谷。從拿結婚證的那一天,我這個平時笑容滿面的人就沒有了笑,為生活每天必須的幾元錢而賣命奔波。最倒霉時,我借五元錢都借不到,成年累月靠出賣廉價的勞動力來維持生活。(我現在,我身邊的朋友還奇怪:你怎么不早一點過來?憑你的為人和能力,你早來一天你都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其實那時我借不到一分錢,還要還債。更重要的是有了愛我的老婆和小孩,我要對他們負責,不能讓她們挨餓受凍,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須萬無一失。我要對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要負責任。)

剛來深圳時,工資低,靠寫那些瞎編的故事給那些暢銷的雜志賺點稿費才能維持自己和家里的兒子的生活。記得第一個月發工資,我;領了300元。我帶著老婆去了一家小餐館,看了半天,叫了兩份3元錢的炒河粉。我老婆問我喝不喝酒,我說不喝。我老婆硬給我叫了一支啤酒,我喝了一大口,叫道:真舒服。我老婆吃著粉,大滴大滴的淚珠全掉到粉里面。

 我剛從公司里出來自己做時,本錢不夠,經常接了訂單沒錢送貨。快過春節了,我老婆接了一筆款,要給家里的父母和兒子寄回家。我要她拿出來還周轉一次,她不肯。結果我打了她,這是結婚這么久我唯一的一次對她動手打罵,到現在我還內疚不已。后來還是不夠錢,剛好一家公司的老板娘叫我去給她修機,我去了,她在我拉開工具包時,把用報紙包好的一大疊錢丟進了我的工具包,說:這錢是我自己的,不是我老公的,我知道你心高氣傲,我叫你來修機就是要你來拿錢。你把這筆錢拿回去周轉吧,你要記住,你必須要做起來,明年這個時候你必須要自己開小車來,不要騎那輛破車,否則我會罵你的。這樣,我終于度過了難關。

生意紅火了幾年,但終于有一天,我發現我的合作伙伴悄悄把公司所有的相關的手續和資料都轉移到他名下時,我震驚了。我幾個晚上都沒睡著覺,我是同他對薄公堂還是退讓,重新來過?我考慮了再三,最后選擇了后者。那時我把我幾乎所有的錢都借給了別人,手中就幾萬塊錢。那幾天,睡不著,每天睜著眼睛等到五點鐘起床,就到新辦公地點外面坐,坐到8點鐘,再開門辦公。這其中,不能不提我的一個朋友,他曾打電話給我,問我缺不缺錢?我說不缺。但他卻打了10萬元錢到我的帳號,然后告訴我,說如果我缺錢就把這筆款挪用一下,如果不缺錢,這筆款也放在這里,一年之后,轉給他,不要一分錢的利息。結果這筆錢幫了我很大的忙。

現在,我的生意還算不錯,客戶比較穩定,員工基本上不流動。每天有很多朋友找我聊天吹牛。也有很多朋友找我幫忙。能幫的我基本上都幫了。當然有些人找你借了錢然后就消失了,不再露面,而且這種人很多。我老婆經常說我心太軟老是吃虧上當。其實我是這樣認為的:當錢不再是你生活的必要條件時,錢就不再那么重要了。如果說花幾千上萬元錢讓你看清一個人的本質或者能幫上一個人的忙,這時,錢就不僅僅是錢了。而且我也不想我走過了的路,讓別人再重新走過,那太浪費一個人的青春了。人一輩子,沒有幾個20多歲。當然有一個人找我幫忙,我沒幫。那是東莞的一個廠長,我的老鄉,他找到我了,說他偷了老婆的錢炒股炒虧了,要找我借四萬元錢給老婆補上,要不,就麻煩了。我一聽就笑了,連炒股這么光明正大的事都要偷偷的干,一點信任都沒有。而且夫妻之間這么一點風險都不愿承擔,還叫同命鳥嗎?他不是我能幫和我愿意幫的人,我也幫不上他的忙,因為他后面肯定還有更麻煩的事情!我請他喝了一頓酒,送他上了車,沒借一分給他。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