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到最后是一種習慣

年輕時,喜歡我的女孩子很多,很多女孩子一到逢年過節時就往我家里跑,希望得到我家里人認可。但我一個都看不上,那時,心比天高。認為能配上自己的女孩子肯定是不凡的,把格林先生的那個童話在心中演繹了很多遍,認為我就是那個即將變為天鵝的丑小鴨,假以時日,我褪變的時刻,將會讓所有輕視我的人驚艷。

17歲時,我有了老家所有人津津樂道的事業。20歲時,又倒閉了。我又一次回歸為零,回到老家。我做過很多次努力和嘗試,都失敗了。21歲時,現在的老婆,那時一個不懂任何人情世故的我們那個鎮最漂亮的女孩子便死心塌地的跟定了我。她說,當我意氣風發時,她自行慚愧,躲得遠遠的,看著我。而現在,我和她扯平了,她有了勇氣,也鼓足了勇氣,自然不會放手了。于是我結婚了。結婚后,老婆就發現我沒有了笑容。她問我是不是不喜歡她,她哭了。我說,不是,而是因為我發現這不是我想象中的生活,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每天精疲力盡的為生活奔波,在她熟睡時,才悄悄起床,寫上一兩首讓自己流不已的詩。我是結婚了,可我還不懂得愛是什么東西。

我老婆生孩子時,特別緊張。她不止一次問我,如果是一個女孩子,我會不會還要她。我說我喜歡女孩,她不信,從我懷里抬起頭,仔細打量我,懷疑的審視我,看我說的是不是真話。后來孩子生下來了,是自然產。她生下來后得知是一個男孩,便用了最后一口氣,抬起上身,抱著我的頭,使勁的親了我一口,說,這次我不擔心你不要我了。然后安心的睡了。

我依然忙碌著。但我開始感覺到了,我心中愛的存在了。

我每天起床,看見熟睡中的兒子和老婆,我會親她們一口。老婆有時是裝睡,如果我親了她一口,她會在這一天都很高興,唱著歌,幸福的享受完這一整天。晚上做好飯,找來我要換洗的衣服放在一邊,靜靜的等我回家。看見我遠遠的回來,會突然的撲了過來,高興得大喊大叫。

我也感覺到我不是那么勞累了,壓力也輕了很多。我也有了歌聲。

我經常在不忙的時候,帶老婆去下河捕魚撈蝦了。那時老婆的歌聲和笑聲會留下一路。在梅雨季節,我會帶她上山采蘑菇。我好象慢慢找到了戀愛的感覺了。我老婆有時會突然定定的看到我,說,我懷疑這不是真的,你真的愛上我了?我不是在做夢吧?她說,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守在我身邊,我不要漂亮的房子和漂亮的衣服,我們能活下去,能一起白頭到老,我就很知足了。

中秋節,我從外面帶回來了月餅,她和兒子一人一個。因為沒錢,我沒買自己的那一份。她吃著吃著,就笑了,然后就哭了,抱著我大哭。結婚時,我沒給她買過一件衣服。結婚后兩年,也一件衣服都沒買。后來我有一天,我給她帶了一件68元的衣服回去,她罵我了,說我浪費錢。但她又把衣服穿在身上,一遍又一遍的摸。其實我知道,漂亮的女孩子有哪一個不喜歡新衣服呢!

我們去一家親戚家拜年,因為我那時欠了債務,別人瞧不起。我沒覺得什么,但我老婆當場就發脾氣了,拉著我就走。她說,任何人可以看不起我,我本身就沒水平,但不能看不起我老公,我老公是天底下最棒的人!

我終于決定出來打工了,我讓她留在家里,照顧四歲的兒子,她哭著答應了。可第二天我上車時,她卻哭著提著衣服要和我一起上車。我只得把兒子托付給岳母,一起來到了深圳。

剛到深圳,我找了一份一月300元的工作。我也把她送到了一家工廠,那家廠全封閉管理,我一個星期去看她一次。有時我剛看了她,往回走,她就在后面流著淚追著我,抱著我哭。說寧肯回家受窮,也不愿意與我分開一天。我有時要勸她好久,才能讓她情緒穩定下來,才能回公司。拿到第一個月工資,300元,我請她去一家小吃店。我叫了兩份炒河份,她給我要了一瓶啤酒。她吃了一半,就說吃飽了,把剩下的一半推給我,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我吃粉喝酒,看著看著,眼淚就下來了。

所以后來我一旦站穩了腳,就把她從工廠里叫了回來,陪在我身邊。后來我把兒子也接過來了,把戶口也遷到了深圳。

她還是這樣,每天只要2-3個小時沒看到我,就會打我的電話,問我在干什么,什么時候回家。那一次我過生日,很多朋友過來了,都敬我的酒。她看到我喝了那么多酒,急了,要替我喝,朋友不干。說如果她要替酒的話,就要一次喝兩杯。她二話沒說,舉起杯,一口就是兩杯。結果給我替了9杯酒,她喝了18杯。我沒醉,她醉了。她從此在我們那個湖南常德的圈子里就贏得了皇后的外號。

去年,我給她買了一臺車,叫她去學車。她一路通過,沒有補考過。但去長訓時,她要我把公司的事情交給其他人,陪她去,我沒答應。后來我為了一件小事,我生氣了,她走時,我沒有理她。結果她到了長訓的地方,老是哭。晚上也睡不著。長訓一結束,就急急忙忙往家趕。看到我才舒出一口長氣,晚上抱著我又是哭又是笑。我要她回老家去玩,玩了一天時間,又過來了,說睡不著。

現在她和兒子每天的工作重心就是監督我吃飯,說我太瘦。想盡千方百計弄點好吃的,讓我胖起來。每天晚上,把水放好,衣服找好后,叫我去洗澡。如果我沒關浴室的門的話,她一定要擠進去給我搓澡的。

其實愛,到了最后,就成了一種習慣了。都習慣了對方的存在,習慣了對方的氣味,都習慣了對方就是自己生活生命的一部分。她去學車時,我不是也看書看到凌晨3點鐘還睡不著嗎。她回老家時,我不是躺在床上,背后沒有一個溫熱的身子緊緊的抱著我而煩躁,起床打開電腦嗎。我想這種習慣,我們雙方即使都垂垂老矣,也都還存在。我有時和老婆上街,她緊緊的抱著我的左手,一邊走,一邊東張西望。當她看到有白發蒼蒼的老夫老妻攜手走過時,她就一臉羨慕,一臉的期待,緊盯著我的眼睛說,當我們都到了他們那么大的年紀時,我變得不再好看時,你還會象那個老人一樣緊緊的拉著我嗎?我說,我都習慣了被你拖著走路了,如果沒有你拖著走路,我估計都不會走路了,你說沒有你,我會怎么辦?我不拉你,我能拉誰呢?她就笑了。

真的,她一臉的恬恬的笑,是我見過的,最美麗最富魅力最感染人的笑。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