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我將遇到你(21.留住冬天[1])

chapter21;留住冬天(上)


    蘇錦記得去年的時候一直到放假西安都沒能下一場雪,反而在蘇錦大一下學期坐火車來的那天下了一場大雪。漫天的大雪。


    先讓蘇錦回憶一下小時候下雪常做的事吧!無非就是在吵著讓老爸在樓頂堆個雪人,或者自己和妹妹去堆一個。或者和小伙伴們打雪仗,很多孩子,分兩個陣營。隔著遠遠的,然后互相朝對方陣營扔雪球。或者在雪地里整個人倒下去,然后在雪地上印一個自己的模樣。


    最近很多朋友對蘇錦說想要看雪,其實對于蘇錦來說,雪,己經沒什么感覺了吧!每年都能見幾回的。就好像,如果每年都讓你談好幾場戀愛,然后不停的談十幾年,估計你也會沒感覺的。


 


    有關淺寧的記憶到底有多少呢?蘇錦不禁在心底問自己。

    一首歌,一段字,一個場景,一個季節……總是讓蘇錦那么肆意的想起曾經。那些以為早已被自己遺忘了的過往,或那些以為不曾發生的事,就那么突然的向腦海襲來。

    膠片可以記錄有些故事,可還有些故事,又怎么來的及用膠片記錄呢?可幸的是,從來背不了語文課本上課文的蘇錦,卻在不知不覺中記下了他與淺寧的故事。

    那年冬天,中國經歷著雪災,到處都結了冰,就連宿舍的樓梯上都結著冰,有人因為上樓不小心滑倒而上了醫院。甚至有人在外面走時不小心摔倒用手去撐而撐壞了胳膊里的骨頭不得不動手術……

    每天早自習過后,都不愿意離開暖暖的教室,可是早餐還是得吃的啊!

    有時是蘇錦,有時是淺寧,更多的時候是他們一起,寒冷的冬天,淺寧會小心翼翼的拉著蘇錦的胳膊,或者讓蘇錦拉著自己的小手,就那么張揚的漫步在高中校園,是那么的溫暖。

    食堂里是那么的擠,二十幾個窗口前都擠滿了人。蘇錦便會小心翼翼的看護著淺寧。盡量不讓男生與她擦身而過。

    有時,一下課蘇錦便會馬上跑去食堂買好兩個人的早餐帶回教室。叫還趴在課桌上睡覺的淺寧起來吃早餐,而有時,做這事的也會是淺寧。


    有些時候,淺寧會讓走讀的同學從外面帶豆漿……然后在上早自習時上課的時候吃,吃了就睡覺,經常是一睡幾節課。淺寧說,蘇錦,你那么黑,經常喝豆漿可以美白呢。

    是的,蘇錦,淺寧……是被高考放棄了的群體,哦!不,應該說是他們先放棄了高考,對高考不抱希望,每天上課就是睡覺,看小說,睡覺,發呆……

    高三后半年,完全就是復習,對那些自己放棄了自己的,班主任也不會管太多的。成績好點的,坐前面,放棄了的,坐后面。

    這樣的安排倒也讓這群人自由自在。

    是從何時起,英語老師只會走到哪一排便不往后走了的呢。呵呵!后面的人便玩的更加放心了。

    蘇錦,淺寧似乎老是記得英語老師沒收過他們的小說,所以對于她,是沒有好感的。

    有時,英語老師也會被他們這一群體氣到哭,不來上課,給班主任告狀。這反而讓他們更反感她了。

    記得有一次,蘇錦和幾個玩的好的又一次在吃早餐后第一節課遲到時,被英語老師擋在了門外,外面還下著雪,刮著風,而蘇錦還穿著薄薄的外套。

    蘇錦會透過窗戶看教室里面的淺寧,看到淺寧也在看他,便會滿不在乎的做鬼臉,淺寧便會咯咯的在教室里面笑。

    后來蘇錦他們被班主任說了一頓,這之后他們就沒遲到過了,而其實起作用的并不是老師的話,而是外面實在是太冷了,還是教室里暖和。


    那個時候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課后去學校小賣部買點吃的,然后回到教室,前后左右一人分一點,由于坐在教室后幾排,所以上課只要小心點是沒問題的。

    但蘇錦還是記得有一次上英語早自習時上課磕瓜子,嘈雜的早讀聲,沒想到這也能讓老師聽到磕瓜子的聲音,被老師叫到講臺邊罰站,真懷疑老師的耳朵是不是安了擴音器,這也能聽到,但很快,蘇錦就停下了自己的胡思亂想,因為蘇錦在前邊罰站的時候他很清晰的聽到了嘈雜的教室內其他同學磕瓜子的聲音,這不禁讓蘇錦為他們擔心起來,這聲音也太大了吧!

    像掩耳盜鈴似的以為別人聽不到,小心翼翼的磕瓜子聲別人卻聽的清清楚楚。

    淺寧,記得那時候我們會在無聊的課堂上一顆一顆的把瓜子殼掰掉,一包瓜子一人一半,然后全部掰的只剩瓜子仁,然后把自己掰的給對方吃,蘇錦記得,那時他總是大口的三兩下把它們全吃掉,吃完后再吃本該屬于淺寧的。


    哈哈哈,蘇錦還真貪吃。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