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輕與生存之重

       一


       “爸爸,你快過來呀,唯偉生病住院了。”


       “什么病呀?”


       “醫生說肝壞了,要進行肝移植手術。”


       “我馬上把家里的那幾頭豬和羊賣了,帶點錢過來,馬上過來。”


       “錢你就不用帶了,我這有。爸爸,你人快點過來,快點!” 


       老王一起床,就接到兒媳婦哭著打來的長途電話,人就懵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老伴在兒子5歲時就撒手西去了,兩父子相依為命。不過兒子也還爭氣,考取了一所重點大學,畢業后娶了一個省部級干部的千金,事業也一帆風順,32歲,就成了副處級。


       美中不足的是老王不敢住在兒子的家里,他一看到兒媳婦的那種美麗高雅的氣質,就渾身發抖,手和腳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他老認為土里土氣的自己會給兒子丟臉,于是堅決回到自己的家里,種地養豬,一個人生活!


 


       二


       “爸爸,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您的兒子!”


       “我怎么救?”


       “我們讓醫生檢查了你的身體,您的肝能移植到唯偉的身體里,不排斥!如果您能切一點點肝,移植給您兒子,您兒子就得救了,我們全家就得救了!”


       “切我的肝給我的兒子?那我不沒肝了,那我不也活不長久了?”


       “不是!只切三分之一,那么一點點。然后您又會長出來的。爸爸,求求您了,唯偉還年輕。女兒和我都還需要他!我們有錢,但我們找了好多地方,都找不到能移植、不相互排斥的肝。只有您的能移植了!只有您能救他了,他是您唯一的兒子呀。”


       “我可是得一個人在家里干農活,切了肝還能行嗎?”


       “只要不干重體力活,是沒問題的。何況您老也不用回去了,我們養您老。”


       “可是......”


       “爸爸,求求您了。如果我以前有什么對您不好不周到的地方,請您原諒我。我給您下跪了,只求您救救唯偉。”


       老王看到平時高高在上的兒媳婦一把鼻涕一把眼的跪在他面前,抱著他的腿嚎淘大哭。腿一軟,一屁股坐到了地毯上,老半天才說:“你先起來吧,我考慮一下,明天答復你。”


 


       三


      老王在第二天天沒亮時,就走了。沒驚動任何人,悄悄的走了。


      他坐在回家的列車上時還在一個人悄悄的流眼淚。


 


       四


       回到了家里的老王除了干農活外,就是一個人發呆。發了一會呆后,他又用手抽自己的耳光,狠狠的抽,抽得嘴角流血了才罷手。


       他從不主動同人說話,他好象看到了周圍的人都在笑他,都在罵他:“這個老東西是老糊涂了還是太沒良心了,一條不值幾個錢也活不了幾年的老命換自己的當官的兒子的命都不干!這還是不是人哪!”


       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兒子現在到底找到了可以移植的肝了沒有,兒子現在還活著沒有。但他不敢打電話。


 


       五


       兩個多月后,老王終于接到了兒媳婦的電話。兒媳婦的電話很簡單


       “喂,唯偉的移植手術很成功。我爸爸找到了可移植的肝。我的丈夫得救了,但他從此以后就與你沒有關系了,他也只是我的丈夫和我女兒的爸爸了。”


       老王終于長舒了一口氣,然后用被子蒙著頭,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場。在他的一生中,這是第三次痛哭。一次是老伴死的時候,一次是唯偉考上大學時。哭完,他渾身輕松。


       他去水井里提水的時候,他從搖晃的水面上才發現自己的一頭頭發全變白了。


 


       六


       很快一年過去了,老王沒接到兒子和媳婦的任何電話。


       第二年也過去了,老王沒接到兒子和媳婦的任何電話。


       到了第三年春節,老王再也忍不住了,用顫抖的手撥通了兒子的手機。


       “喂,你是誰呀?”老王心臟一陣急跳。他過來好大一會兒,才回答;


       “我是你爸爸呀,唯偉,我是你爸爸呀!”


       “哦,你是我爸爸嗎?我好象不記得了,不記得有你這么一個見死不救的爸爸了。我好象是從大樹縫里被雷炸出來的,我沒有爸爸!”


       電話被掛斷了。老王再打過去,電話已關機了。


 


       七


       老王死了,是喝的稻田里沒用完的半瓶甲胺寧死的。


       他死時,炒了一大桌子菜,放在電話機旁邊。他的衣服穿得整整齊齊,手中還死死抓住那個電話話筒。


       他死了的第六天才被人發現,被鄰居送到了山上掩埋。


       他的兒子唯偉沒有回來,一直都沒有回來。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