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也能實行合同制? 散文隨筆

婚姻也能實行合同制?

曾看過一篇文章,說是婚姻應該實行合同制。“合同制婚姻可以規定出各種時間段的婚姻,由男女雙方自己選擇用哪個時間段的:一年、二年、三年、五年、十年,等等,到了選擇規定的時間段婚姻期限后,即期限屆滿,婚姻自動解除,不需要

閱讀全文
火炬的遺憾 散文隨筆

火炬的遺憾

今天奧運火炬在鄭州傳遞,有多少萬人在為火炬傳遞忙碌著,可我卻成了旁觀者。所以,對我來說今天是個心情不好日子。今年中國兩件大事,一是汶川大地震,另一個就是奧運會。作為每一個中國人,都想也都應該圍著兩件事力所能及的做

閱讀全文
一起去看海 散文隨筆

一起去看海

晚上12.30回到家里,打開電視,正在播放紀錄片。畫面切換到記者走到很偏遠的一個鄉下的破舊不堪的房子前,稍等了片刻,就有一個13歲的小女孩,背著一捆比她還要高還要粗的柴回來了,曬得黑黑的臉上顯現出營養不良的蒼白。

閱讀全文
相伴夜行 散文隨筆

相伴夜行

無論是身處紅塵之中的酒吧與茶座,還是穿行網絡世界的音畫與自白。似乎都在關注著自身之外的所有映像:對已有的結局,總是以時下通行的觀點指點一二,或以自己曾經的傷痛再度感慨一番;而對正在進行中的事件,則是嘔心瀝血般的籌

閱讀全文
映在雪夜上的畫 散文隨筆

映在雪夜上的畫

彼岸的煙火,透過湖面的薄霧,依舊燃燒著窗前的倒影。此岸的風沙,已掩埋了眺望的筑壇。河的版圖劃入亂石的灘涂,將北方唯一的動感,定格為記憶的封面。 就這樣默默地離開了?無緣顛覆桑樹下那方傲慢的石塘。因為你的柳林仍在蕩

閱讀全文
曉來誰染霜林醉 散文隨筆

曉來誰染霜林醉

倚在隧道入口的第一級臺階下,也無法躲避疲憊的街燈。當頭頂的喧囂漸漸衰落時,才知道夢斷的飛虹,早已步下雨花臺的天空,尋覓著那縷夭折于吶喊的虔誠...... 一味地放縱黑暗里的柔美,一味地浸淫杜鵑啼血的版圖,卻無法催眠怯紅

閱讀全文
秋末心雨 散文隨筆

秋末心雨

秋的影子,已被清冷的晚照拉得很長很長...... 遠眺薄霧素裹下的山巒與枝葉,仿佛暮靄里擾水的倒影,半分翁叟垂釣的閑情,半分頑童探花的童趣。 一襲化蝶的逍遙,道不盡傘里傘外綿綿的秋雨。萬縷織月的惆悵,鎖不住窗前窗后絲絲的

閱讀全文
沒有愛,我不要和你重逢 散文隨筆

沒有愛,我不要和你重逢

我們之間有整整五年沒有見面了,突然之間在電話里聽見他的聲音,我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直到現在坐在他的面前,我還是沒有醒來,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對于我來說,他和五年前一樣,還是那深深明晰的雙眸,單單是看上去有點老了,也許是

閱讀全文
漫漫上訪路 散文隨筆

漫漫上訪路

今于下班有點晚,我獨自一個人走在路上,忽然一個聲音打斷了我漫無邊際的瞎想,回頭一看是張恫,“怎么會是你?”我吃驚地問。我和張恫有五年沒有見面了,五年前,我還是一個建筑公司的會計,張恫是我們工地的木工班班長,他年齡和我相

閱讀全文
致寒玉冰心的一封書函 散文隨筆

致寒玉冰心的一封書函

寒玉冰心: 你好! 與你朝夕相處,日月輪回,一起走過了32個春夏秋冬,這還是我第一次以這樣的口吻,和你說話,溝通交流,希望這樣的交流方式,能讓你有所轉變。為此,我的言語有可能溫柔,也可能很多地方相當苛刻,但最終的中心

閱讀全文
太湖邊上 散文隨筆

太湖邊上

九月份我與文王貢酒廠的老總來一趟太湖。當日請客,座東的是無錫駐地軍區的師長張先生。車子沿著無邊的太湖奔跑,一條水泥路彎彎曲曲地伸進蘆葦蕩,直插進湖邊。有一餐廳聳立在水旁,廳室的陽臺懸立在水上,人立陽臺,只見湖水在

閱讀全文
采金船 散文隨筆

采金船

閉上眼睛,回想起自己青春飛揚的時候,好象沒有其他的感覺,唯一的感覺就是那在湘西金礦上撿礦石的小孩子和停泊在江邊的采金船。 那時我剛滿16歲,從老家鄉下跑了出來,沒事做,成天在湘西的一個小縣城的狹窄的街

閱讀全文
生命之輕與死亡是如此之近 散文隨筆

生命之輕與死亡是如此之近

新聞報道說:又一煤礦出事了,88人埋在井下,一個人也沒救出來。兒子便問我:“爸爸,煤礦是什么樣子?為什么這么多人都跑不出來?” 是啊,煤礦是什么樣子?我都快有20年沒下過礦井了,也不知道現在的礦井是不是還是和以前

閱讀全文
做一個強勢的男人 散文隨筆

做一個強勢的男人

昨天,一個跟了我4年的小兄弟請我吃飯。請我的時候,我就知道,肯定是辭工的。你要知道,如果他一直在我手下做,他也許一直在我眼里就是一個小弟而已。而辭工到另一家公司,如果他的運氣夠好的話,他就很有可能會獨當一面,成為

閱讀全文
秋的暢想 散文隨筆

秋的暢想

一陣陣秋風掠過,送來了一縷清涼,青山換成了成熟的顏色,山川、田野瓜果飄香,水更藍,在溝壑中奔流,漂浮的枯葉伴著溪水嘩嘩作響,天更藍,樹葉紅了,那暗紅的楓葉將層林盡染,山腳下的萬頃良田一片金黃。秋的風韻宛如精美的圖畫

閱讀全文
那兒有三只八哥 散文隨筆

那兒有三只八哥

車胎被扎了,沮喪之余,推著車子到最近的車鋪補胎。什么樣的車鋪呢?一輛人力車就推走的家當。修車的師傅是一對來自農村的老夫妻,歲月的蒼桑在他們臉上刻下年輪似的深皺,頭發均已花白。“修車?”“泄氣了。”“別泄氣。只要不

閱讀全文
大肚子蟈蟈 散文隨筆

大肚子蟈蟈

立秋時令一過,淮北廣袤的田野里便是秋蟲的天下了。無論你是在田埂上散步,還是在月色下徜徉,或是在秋田里勞作,或是小室內靜躺,你的耳邊便涌起潮水一般的蟲鳴。有的似竊竊私語,有的似引頸高歌,有的似雄辯家高談闊論,有的似

閱讀全文
我心飛揚 散文隨筆

我心飛揚

我是在“五四”青年節上認識他的,當時我們單位正在舉行登山比賽,大家對他都很好,我不明就理,經過打聽之后才知道,他是我們單位經理的兒子。再次相見,他已是我的經理了。我們在一起工作,我是會計,他是經理。一年左右的合作,我們

閱讀全文